党史专题
信阳人民在北伐战争中的作用
添加时间:2012年09月25日 【字体:

一九二六年七月,北伐战争开始了。信阳人民在我党的领导和号召下,积极踊跃支援北伐战争,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一、组织发动农运,做好迎接北伐军入豫准备

信阳地处南北交通要道,是北伐必经之地。由于军阀连年混战,广大农民群众在兵荒马乱中颠沛流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再加上各派军阀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们曾自发地以传统迷信方式进行结社,组织枪会,但这些组织多为土豪劣绅所利用。中共信阳党组织建立后,在我党的启发和引导下,他们认清了痛苦根源,明确了获得解放的必由之路,于是他们成立了农协,建立“北团六千,南团四千”的大型农民武装团体,同反动军阀土豪劣绅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一九二六年三月十四日,党中央发出了“从各个方面准备广东政府的北伐”,“要在广东以外北伐路线必经之湖南、湖北、河南、直隶等省予备民众奋起接应”的指示(见《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二卷45页)。根据中央指示,信阳党组织加紧了迎接北伐军准备入豫的准备工作。一九二六年八月,共产党员饶辉南从广东回到信阳,领导群众进行反军阀、反土豪劣绅的斗争。九月,他同中共党员周叙伦一起建立了信阳县委,由周叙伦任书记。九月以后,我党又帮助恢复了县党部和县农协,成立了县治安委员会等团体。共产党员易桂五。易云峰、张玉衡、周叙伦均是党部主要成员,饶辉南为监查委员,共产党员汪慕悫、王伯鲁当了县农协主要负责人,共产党员刘展宇任县治安委员会主任。年底,在长沙求学的中共党员周逊五也回到信阳城郊双井组织农运,领导和指挥武装农民500多人,能号召3000多人。我党在发展和巩固农协的同时,进一步开展对枪会的引导工作,促使许多枪会迅速向县农协靠拢,接受县农协的整编和领导。到一九二七年春,全县成立八个区农协,四十余乡农会,会员一万五千余人,红枪会之农民武装尚未全在其内。一九二七年三月四日,又成立了四十余团体参加的近万人的“西南区人民武装团体联合会”,联合会表示:支援北伐革命,反对奉鲁军阀,准备武装暴动……。农协和枪会结合成为广泛的反军阀统一战线,信阳城乡能动员和影响的民众即达十万之众。

二、围剿反动军阀,打开北伐通道

农民的力量强大之后,首先就爆发了洋河红枪会同驻在洋河黄家院“屠烧村民”军阀庞炳勋部二十二旅的斗争。这场斗争,经过三次激战,打死庞部团长一人、营长一人、连长三人、排长士兵五十四人,还缴获大量武器,斗争取得胜利。对此次反军阀斗争的胜利,河南全省武装农民代表大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大会明令庞军赔偿损失,通饬河南各军不得收缴庞军武器,应全部交付农民,并谴责当时驻信阳的军阀势力魏益三“破坏罗山党部,阻碍国民革命”的恶劣行为。信阳人民在与庞部斗争取得胜利之后,又同魏益三展开了更大规模的斗争。

魏益三原属奉系军阀张作霖部下,以后又投靠直系军阀吴佩孚。北伐战争开始后,吴佩孚为阻止北伐军前进,二六年秋将其调驻信阳,准备实施反攻。吴佩孚失败后,他虽名义上通电投诚武汉国民政府,但其“仍不脱奉军一向旧习”。他的部队在信阳烧杀掳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人民对他恨之入骨。一九二七年四月,信阳游河人民首先包围了驻游河的一团魏军。继之,四乡人民纷纷起来袭击魏军防地。面对人民的强大力量,魏军胆战心惊,于四月三日,撤回游河驻军。但他们沿途又放火抢劫,红枪会立刻集合数千人,追到城边,魏益三恼羞成怒,架起大炮十余尊,日夜袭击,如临大敌。红枪会愤极,于数日内联络全县五百多堂红枪会近十万之众,云集城郊,日夜困城。中共党员王伯鲁、曾纪海、刘顺、李正中等同志都率红枪会前来支援。谭家河党组织还组织了宣传队、给养队到前线服务。红枪会很快击溃了魏益三从罗山、光山调来的救兵----步炮兵六团,打败了驻羊山魏军,缴了贤隐寺魏军陈姓一营的械。魏军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魏益三闻报大哭,只得央托道尹、县长向红枪会乞和。最后被迫接受了农民提出的“不派粮,不派款,军队一月内撤走”等四项条件。农民大获全胜,凯旋而归。至此,北伐军入豫通道遂告打开。

三、热烈欢迎北伐军到信阳

四月中旬,武汉国民政府派出的慰劳河南农军代表团到达信南柳林。四月十六日,慰劳团特邀县党部召开了军民联欢大会。四月十七日,信阳全县农民代表大会又在柳林召开,参加代表125人。大会表示接受河南全省武装农民代表大会决议,并决议:严惩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取消道尹,驱逐贪官污吏,由人民组织县政府,县党部速迁信阳,各农协向劣绅清算过去勒派账目等重要政治决议案,同时还通过:经济议案、教育议案及县党部、河南农民自卫军临时执行委提出的议案。

从四月十八日起,国民政府慰劳河南军民代表团、北伐军宣传列车、北伐军各部队、北伐军总政治部陆续到达或通过信阳,信阳各民众团体到车站沿路举行了隆重欢迎仪式,并在大寺操场召开了欢迎大会。信阳县党部、县农协、县治安委员会、县妇协等团体也同北伐军一起迁到了信阳城。

四月二十六日,信阳召开了各团体参加的约三万余人的大会,内中有红枪会万余人。会上,由各团体推举五人,组成临时治安委员会,正式接受了县政府,驱逐了反动军阀的道尹、县长及其它贪官污吏,所有权力归临时治安委员会。严惩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追缴了富户欠款和劣绅勒派账目,供支援北伐战争之用。

四、镇压反动叛乱,巩固北伐后方

北伐军的胜利进军,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吓坏了一小撮豪绅和反动派,他们惊慌万状,蠢蠢欲动,同叛变革命的蒋介石遥相呼应,千方百计地阻挠和破坏北伐革命。北伐军宣传列车到达信阳后,双林寺和尚勾结反动红枪会首,在信阳站南头道牌子对宣传列车进行了袭击。就在双林寺反动暴乱稍后,反动会首熊绘豳、信西南恶霸张显卿及军阀袁英残部等又勾结一起,胁迫部分枪会,捣毁了罗山、信南柳林、当谷山等数处党部和农会。他们“以毁坏铁轨、砍断电杆为能事,更劫掠运输给养之火车”,制造了“柳林事件”。“我党部同志领导之当地红会初与抵抗,终以众寡不敌”致使部分农会会员和党人惨遭杀害。对敌人这一罪恶行径,农会及北伐军异常愤怒。五月九日清晨,信阳双林寺附近农民配合北伐军,突然包围了双林寺,把作恶多端的十八名反动和尚头目抓住杀掉了。紧接着,县农会和信南武装农会又紧密配合北伐军围剿了制造“柳林事变”的反动武装,肃清了铁路沿线残匪,在双河、柳林、李家寨打死打伤敌人六百多人,又在两河口歼匪二百余人,生擒二十余人,当即枪决。逮捕镇压了一批向农会反扑的土豪劣绅,恢复了铁路运输。经过痛剿,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使他们再也不敢捣乱和破坏,巩固了北伐后方。

五、动员各界民众掀起支援北伐高潮

镇压反叛之后,随着北伐军节节胜利,革命形势飞速发展,信阳各界支援北伐的热潮更加高涨。一九二七年五月,他们首先在信阳小南门召开了武装农民——红枪会为主的宣传动员大会,参加大会一万多人,中共信阳县委负责人饶辉南在会上号召:北伐军来了,大家都有拥护支持。会后进行了示威,愤怒的群众砸了四级 牌路外国教堂的门窗等。接着,他们又于五月十四日在二女师召开了各民众团体代表大会,大会通过了帮助革命军北伐、巩固北伐后方等决议。这样,一场支援北伐战争的运动蓬勃展开了。 “二次我们要北伐,打到奉鲁军,铲除新军阀。不要钱、不怕死、为民为国家。工农商学兵,团结起来呀!……”“打到列强,打到军阀,除军阀……”二次北伐的革命歌曲响遍信阳大街小巷。信阳沉浸在浓厚的革命气氛之中。

在支援北伐战争中,信阳铁路工会工友表现尤为突出。由于军阀混战,铁路工人好久没有发饷,工人生活困难。但在二次北伐战争中,工人忍饥受饿,克服种种困难,保证铁路畅通无阻,使北伐所需军用物质源源不断地送往前方。

信阳妇女协会当时是信阳一个较大群众团体,他们积极领导妇女推行男女平权,动员妇女参加劳动,组织妇女欢送北伐军,鼓励妇女参加社会工作;他们对虐待妇女的土豪劣绅处以罚款,并不准其继续使用丫头,保障了妇女人权。

北伐战争时,信阳商界根据县党部决定,取消了苛捐杂税,砸了税务局,掌管了所有税收,用作当地财政开支和支援北伐战争。

北伐军到信阳后,学联恢复了活动。学生当时是支援北伐的一支重要力量,省立三师学生下乡组织农民武装,巩固北伐后方;二女师学生走向社会宣传北伐革命,宣传妇女解放、婚姻自由等,并组织学生参加大会,撒传单游行示威等活动;三师附小等许多小学组织儿童团,唱革命歌曲,宣传北伐重大意义。

其他各团体也都积极行动起来,召开大会,游行示威刷写标语,采取多种方式,支援北伐战争。

六、庆祝北伐军取得胜利

一九二七年六月五日,北伐军克复开封、郑州的消息传到了信阳,信阳人民立即召开了盛大的庆祝会,参加大会的有一万多人。下午七点又举行了提灯游行大会,到会民众比上午更多,各街市铺户门口都张灯结彩,墙壁上贴满标语。当游行队伍高呼口号时,沿街坐立观望的男女老少随声附和。大会发表了宣言,宣言号召信阳人民做好两件事支援北伐军“快打到北方去,象解放咱们受苦的老百姓一样,把北方可怜同胞救出来,以保得河南人民太平福”。这两件事是:(一)咱们应当拥护不扰民、不害民、为老百姓打仗的国民军,把奉军巢穴扫除干净;(二)咱们应当拥护爱国、爱民、保护老百姓的革命政府,把贪官污吏、土豪劣绅铲除干净。至此,信阳人民更加积极地投入到革命洪流中来,面临新的革命任务,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李 

198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