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专题
大革命时期信阳市党组织的创立与发展概况
添加时间:2012年09月25日 【字体:

信阳市是豫南重镇,地处大别山余脉的浅山丘陵环抱之中,浉河横贯东西,是京广铁路和信潢、信南公路的交叉点,豫鄂通道的咽喉,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信阳市解放前隶属信阳县,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封建主义长期统治下的信阳市人民有着反压迫、反剥削的光荣斗争历史。特别是在近代,信阳市人民为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残酷压迫和剥削,进行了艰苦的斗争。但是,由于没有先进阶级及其政党的领导,都以失败而告终。

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和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的爆发,马克思主义传到了信阳市,从此信阳市人民的革命斗争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并以崭新的革命内容和英雄业绩,载入了我国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史册。

马克思主义在信阳市的传播

“五四”运动前夕,由于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和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影响,河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现信阳师范学校)的青年学生逐渐打开了封建主义的禁区,开始接触到了一些进步思想。《新青年》杂志创刊后,受到学生的热爱,学校设立了“第三师范贩卖部”,出售《新青年》、《每周评论》、《新潮》、《国民》等书刊。购买新书,阅读革命进步杂志在学校蔚然成风。在革命思想的熏陶下,学生的思想发生了变化,萌芽地向往科学与民主。“五四”运动后,受新文化运动思潮的影响,反对文言文,提倡白话文的呼声在三师日高,文科教学内容发生了深刻变化。各班自由组织的文学研究会所出的壁报如雨后春笋,琳琅满目,新诗、论文、杂文、小说等,生动活泼,富有朝气,为广大同学喜爱。

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爆发,省立第三师范的学生首先响应北京中等以上学生联合会的通电呼吁,宣布停课,组织宣传队到街头、铁路沿线向工人、农民、士兵揭露列强的蛮横无理、反动政府出卖民族利益的罪行。在三师学生的推动下,信阳市的群众运动形成高潮。十一月十六日,日本侵略者制造的“福州惨案”消息传来信阳后,信阳各界群众掀起更大规模的反对日本侵略者的群众运动。“五四”运动的发生,使信阳市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并在实践中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教育。

一九二一年七月,中国共产党诞生了。党诞生后,在党的“基本任务是成立产业工会”(见《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一卷第7页)的决议指引下,组织领导了工人运动。信阳市也同全国一样,工人运动在党的领导下逐渐纳入了正确的轨道,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也日趋广泛深入了。

首先是信阳铁路工人与各地工人组织加强了联系,实地学习了各地工人运动的经验。一九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京汉路江岸铁路工人俱乐部成立,信阳铁路工人代表参加了成立大会(见《伟大的开端》522页)。其后,信阳铁路工人俱乐部正式成立。俱乐部成立后,又先后派代表邹允铨、王复生参加了北京长辛店铁路工人俱乐部成立大会和郑州召开的京汉铁路工会筹备会。十一月,信阳铁路工人俱乐部遵照工会章程进行了改组,成立京汉铁路工会信阳分会,执行委员胡传道,副委员长徐宽(后叛变)、王保琦、叶大鉴、邵允铨。一九二三年“二七” 大罢工前,上级党组织派共产党员到信阳铁路分工会,并参加了京汉铁路总工会党团。在这一过程中,各地实践马克思主义的经验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在铁路工人中得以迅速传播,特别是在“二七”大罢工中更为广泛深入。罢工中,信阳铁路分会坚决执行了总工会的罢工命令,组织从驻马店到广水路段二千余名工人参加了罢工斗争。罢工期间,工人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观点编成歌曲广为流传。“我们都是好工人,自愿去革命。因为恨透资本家,团结去斗争。我们工人创造世界,我们是主人。不做工的资本家反把我们欺。起来,起来齐心努力,拥护我团体”。这首歌既以通俗的语言宣传了马克思主义,又鼓舞了工人罢工斗争的士气。

在党领导的工人运动的影响下,一九二三年春夏间,信阳人民又与全国人民一道,掀起了收回旅顺、大连的爱国热潮,各个学校师生尤其活跃。与此同时,在知识分子中学习、宣传马克思主义也出现了高潮。一九二三年七月,省立第三师范同学会为改变豫南教育之积弊,进行文化宣传,由杨保东、关书海、金传文等组织了“予南书社”,且亲赴汉口与商务、中华及各大书局交涉,购进大批进步图书及教育、文化用品等。信阳县立师范讲习所教师高擎宇(19228月——19247月在该校任教,19257月入党)、易桂五(后加入共产党)和易云峰(1927年入党,后叛变)等自愿投资建立了“豫南图书馆”,经销中小学教科书和进步书刊,如《响导》、《每周评论》、《雨丝》、《陈独秀文存》以及哲学、政治经济学和作家鲁迅、郭沫若、矛盾等的著作,吸引了大批进步青年学生涌进该馆购买进步书刊。信阳县立师范讲习所是一所培育乡村教师的学校,学生大多数出身比较贫寒,易于接受新思想。该校国文教员高擎宇由于经常阅读《新青年》、《科学与玄学论战》、《共产主义ABC》等进步报刊,思想比较激进,他所编写的语文讲义多是《新青年》、《中国青年》、《响导》上的文章,加之采取比较民主的方法教育、训练学生,因而使学生受到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同时,他还在学生中组织了“实现生活社”组织,引导学生阅读我党创办的报刊文章,启发学生以新文化思想改造社会。正因为如此,在一九二四年前后,该校学生阅读《响导》、《中国青年》、《新青年》、《通俗资本论》、《共产主义ABC》等马克思主义的报刊,已成为半公开的活动。

“五四”运动以来,由于马克思主义在信阳市的广为传播和反帝反封建斗争的锻炼,信阳市人民群众的觉悟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决心为中国人民的解放而斗争的先进分子已开始出现,为中国共产党组织在信阳市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信阳市党组织的建立

信阳市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是在上级党组织帮助支持下建立的。

一九二四年上半年,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京分部派共产党员王克新到信阳铁路工会搞工运。王克新在河北顺德(今邢台)第四师范读书期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到信阳后,在交通部第二十扶轮学校任教,先后担任五、六年级班主任工作。在此期间,他以学校为阵地宣传马克思主义,向学生讲述军阀政府祸国殃民的罪行;利用学生自习时间,组织学生读《响导》、《中国青年》及研究社会主义的讨论集等书刊,介绍陈独秀、恽代英等人物,启发学生的觉悟。同年秋武昌高等师范毕业的学生、共产党员秦君侠接受党的指示到信阳第三师范任国文教师。他到校后,除教古文外,选讲了李大钊、鲁迅、陈独秀、郭沫若名家的文章,宣传马列主义,讲述革命道理。他还经过王克新介绍到扶轮学校讲学。一九二四年底,中共北方区委成立,李大钊同志负总责(见《李大钊传》168页)。当时,河南是在胡景翼的国民二军统治之下,该军倾向国民党,李大钊同志又与胡景翼是旧交,利用这个关系,北方区委曾向河南派来了一批共产党员。刘少猷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于一九二五年初派来信阳的。刘少猷到信阳后,任国民党信阳市党部执行委员、信阳铁路工会秘书。他以此公开身份,活动于铁路、学校等场所,在工人和青年学生中开展宣传活动和组织工作。他根据上级指示,首先恢复了京汉铁路工会信阳分会的组织活动,多次到三师等学校开展宣传发动工作。他还利用信阳县城举行孙中山先生逝世追悼会的机会,向广大群众发表了演说。同时,在他主持下,信阳铁路工会发表了具有鲜明革命思想的追悼孙中山先生的宣言。刘少猷来信阳不久,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共产党员郭安宇(国民二军予南学兵连军官,后叛变),陈勉之(国民二军予南学兵连指导员)来到信阳。

王克新,刘少猷等共产党员到信阳后,经过广泛深入地宣传组织工作,提高了广大工人和知识分子、青年学生的阶级觉悟,涌现出一批热心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知识分子。至此,信阳建立党团组织的条件已经成熟。在这种情况下,刘少猷、王克新同志经过讨论,决定先成立一个共青团支部。遂于一九二五年四月二十五日向共青团中央写了《信阳CY支部建立及活动情况》的报告,支部由刘少猷、王克新、郭安宇三人负责组织“干事局”,刘少猷担任宣传教育,郭安宇担任组织,王克新为常务。支部设在信阳扶轮学校。接着又建立了党的组织。信阳党组织建立后,加强了对革命运动的领导,并在革命斗争中发展壮大了党团组织。

在斗争中发展壮大党的组织

信阳市党组织的发展,随着革命形势的变化,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即一九二五年的大发展时期、一九二六年的低潮时期和二次北伐前后高潮时期。

一九二五年四月,党团支部成立后,即决定恢复学联组织,加强对学运的领导,发展先进分子加入党团。不久,上海发生了“五卅”惨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范围内迅速形成了反帝斗争的高潮。在这个高潮中,党支部全力领导了信阳的爱国群众运动。六月初,信阳党支部负责人刘少猷在车站大操场组织召开了群众大会,愤怒声讨帝国主义的罪行,并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会后,成立了以铁路工会、省立第三师范、县立师范讲习所、扶轮学校、儿女师等三十多个团体代表参加的“信阳沪案后援会”和“予南救国会”,为反对帝国主义的领导机关,刘少猷为后援会顾问。六月十日,各校一致罢课。十三日,在大寺广场召开了数万人参加的市民大会,宣布“信阳沪案后援会”成立,愤怒谴责军阀肖耀南血腥镇压武汉学生的暴行。其后,后援会组织宣传队,深入工厂、农村开展宣传活动和查禁、焚烧仇货、打击奸商的活动,并在城内和列车上广泛开展募捐,以支援上海工人的罢工斗争。为报导“五卅”惨案真相和罢工斗争情况,后援会出版了《血拼》三日刊,发行额达千份以上。在此期间,刘少猷以国民党市党部的名义,组织有省立三师、县立师范讲习所、扶轮学校等校七十多名学生参加的“敢死队”,于六月二十三日乘车到开封国民党省党部,要求赴上海参加战斗,直接支援上海工人的罢工斗争。

 “五卅”爱国运动,在信阳市人民群众中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大大地激发了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热情,投身革命的先进分子迫切要求加入党团组织。党团组织大发展的时机到来。一九二五年六、七月间,中共信阳支部在省立三师的进步学生中发展了贾子郁、孔建五、彤德忱、霍玉和、陈孤零、张家铎、张玉衡、刘子文、王宪基、黄文庆等入党,建立了党支部,由贾子郁负责。与此同时,信阳团组织发展很快,至七月中旬,已有团员五十二人,三师发展了周冠英、蔡训明、李志生、徐维刚、杨尔华、谢树芳、张绍英、周孟策、樊元德为共青团员,李志生为团支部书记。信阳县立师范讲习所,在刘少猷同志的积极活动下,王伯鲁、刘展宇、吕泽孔、刘国章(少文)、程子伟、周兴育、张旭升、陈子富、蔡善尤等一批进步学生先后入党,建立了信阳师范讲习所党支部。

一九二五年六月,中共豫陕区委成立,王克新任组织部长兼农民部长。七月,为适应豫南地区工农革命运动的迅速高涨,正式成立了中共信阳地方委员会,刘少猷同志任书记,张景曾任团地委书记。中共豫陕区委和信阳地委成立后,王克新、刘少猷二同志仍在信阳(王克新于该年十一月调开封),对信阳市党组织建设十分重视,积极地在进步知识分子和工人中发展党员,加强和扩大党的基层组织。一九二五秋,用河南民众支援“五卅”惨案募捐集资在信阳创办了豫南中学。校长是信阳道尹刘莪青(国民党员)兼任。学校实际负责的是教务主任、共产党员秦君侠,军事教员是共产党员郭安宇。这所学校注重思想教育,当时在豫南开展革命工作的共产党员张景曾、唐纪盛、陈勉之、刘友三等,都曾到学校对师生进行民族前途、青年人的奋斗目标等教育,号召青年学生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做革命的先锋。学校开学不久,由秦君侠主持发展了郭绍义、胡宗润、涂维仁、叶彬雨、肖本莪、李书勋、胡以松、熊士和、李鼎生等为共青团员,王国风为团支部书记。不久,又发展郭绍义、李正中、朱有恒、曹家政、张克选、李鼎生、周其刚等一批党员,建立了党支部,由秦君侠同志负责。与此同时,信阳铁路、扶轮学校、第二女师等处也先后建立了党的基层组织。

一九二六年元月下旬,直系军阀吴佩孚从湖北卷土重来,“国吴战争”爆发。面对这场战争,信阳市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共豫陕区委的指示精神,积极组织和领导信阳民众援助革命军,反对直系军阀吴佩孚的运动。学校组织宣传队,宣传“倒吴运动”。信阳铁路工人在这场斗争中,“保护交通,捉拿敌探,维持地面秩序,国民军战斗力为之增加不少”,并“计议参与战事之实际计划”。但是,由于河南国民二军岳维峻对工农革命运动采取一系列的倒退保守政策,特别是他盲目地扩军备战政策,造成河南农民沉重捐赋,降低了国民二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致使革命二军在吴佩孚的进攻下节节败退。革命二军驻信阳的蒋士杰师在吴佩孚军的进攻下,据城抵抗四十九天,最终归于失败。整个河南重归直系军阀吴佩孚的统治之下。

政治局势的变化,给信阳市党组织的活动带来了极为不利的条件。国吴战争前后,中共信阳地委的领导人刘少猷等先后被迫离开信阳北上。在信阳陷入吴佩孚反动统治后,对信阳实行白色恐怖政策,中共信阳地委机关和部分党组织遭到吴佩孚军队的疯狂搜扑和破坏,被迫从城内迁到谭家河一带乡村秘密隐蔽起来,与上级一度失去联系。在城内的党组织和党员潜入地下,活动受到很大的限制。党组织的负责人张玉衡、高擎宇等受到通缉后先后离开信阳。

在这一时期,信阳的党团组织活动困难,但仍有少量发展。1925年冬,三师支部发展朱群为共青团员,27年转党。三师附小于26年冬,由贾子郁介绍发展董一唐为党员,其后又发展蔡慕章、陈香亭、李一青入党,并建立了附小支部,董一唐任支书。另外,为了积蓄革命力量,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信阳市党组织通过上级党组织派出了十多名党团员和进步青年,前往广州参加毛泽东同志主办的第六届农讲所的学习,他们是:信阳豫南中学的郭绍义、曹家政、李正中、周其刚、李鼎生,信阳县立师范讲习所的高介民,省立信阳三师的彤德忱等。

一九二六年七月,北伐战争开始。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推动和帮助下,革命革命军胜利进军,九月下旬推进到柳林以南地区。在北伐战争的推动下,信阳的革命运动进入高潮时期,信阳各级党组织领导全市人民支援了北伐战争,党的组织也随之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

一九二六年八月,黄埔军校毕业的共产党员饶惠南受党组织派遣到信阳县柳林发动农民群众支援北伐,后与周叙伦同志一起组成信阳县委,周叙伦任书记。年底,在湖南长沙求学的周世品(即周逊五),受组织派遣回到信阳市郊双井搞农民运动,组织了“光大会”、“牧童联合会”发展了一支500多人的农民武装。

一九二七年四月下旬,北伐军进驻信阳,中共信阳县委机关和共青团县委机关从柳林迁到信阳城内。县委负责人周叙伦、饶惠南等,团县委书记刘明佛(即刘英)。在此前后,信阳省立三师、第二女子师范党团组织恢复了活动。当时共青团组织发展较快,铁路支部有团员齐开环、白宝亭、雷宝亭、林松林、樊培芝等;二女师的有全清莲、张杰士、严佩青、张凤舞、齐桂云、夏德杰等;新建店员支部,有团员周兆生(后叛变)、田祖训、陈范五等。1927年夏,经团县委批准,派陈范吾、周兆生、夏德藻、胡子言、董睦侯(董用师)五人到新成立的信阳警备司令部任职,搜集敌军动态,代购物资等。北伐军到信阳后,在北伐宣传列车上工作的共产党员高愚因病住进大同医院。高与在该院实习的齐鲁大学学生、共产党员叶鲁民(信阳人)二人发展郑树仁、冯潢生、李光前、王荣莲、吴天祥、刘汉彩等加入共产党。

一九二五年五月,为满足各县普遍要求有政治、军事素养的骨干充当农军的指导人员,以适应迅速发展的革命形势,根据河南省农民自卫军临时执行委员会议案精神在信阳西关外信义中学成立了信阳农民自卫军训练所,从五月七日至六月二十一日开办第一期,训练了98名农军骨干。在这个训练所里建立了党支部,支部书记汪慕悫。训练期间,发展党团员四十多人,其中有共产党员20人左右。

二次北伐前后,信阳市共产党组织迅速发展和积极活动,有力地推动了信阳城郊革命运动的迅猛高涨,特别是在向盘踞在信阳的军阀势力斗争和支援北伐战争等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1927年“四一二”和“七一五”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叛变革命,他们疯狂地镇压革命势力,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使革命运动转向低潮。信阳也同全国一样,新军阀向革命力量挥起屠刀,使信阳的党组织遭到了极严重的破坏,幸存的共产党人除转入地下者外,大部分撤离了城区,转入信阳四望山区,为组织我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创立革命根据地,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1984年10月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