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刊资料
信阳的民众起来了
添加时间:2012年09月26日 浏览量: 【字体:

 

193916《新华日报》二版)

                 本报特派员     企程

信阳虽然是平汉路南段的咽喉,是豫鄂两省间的交通要道,却因为西北有桐柏山脉,周围又有大别山脉的峰峦起伏,形势险峻,也是一个发动游击战争的理想区域。而且信阳的民众又富有河南人特有的强悍与纯朴,那里的红枪会更是素负盛名,拥有七八百人之众。据说熊炳勋的一个师曾被它完全解决过,魏益三的一军也被打得溃不成军,其力量的雄厚是可想而知的。加之在内战时代,这里也曾经好几年做过游击根据地,当时所留下的革命种子也相当的多。

大概是敌人也知道信阳的重要吧,所以在它促使下的汉奸活动,在信阳也特别地活跃。在沦陷以后,信阳的汉奸组织有七种之多,有所谓“息性团”,说是现代人的斗争性太强,应当息一息这斗争性才能天下太平;有所谓“拜佛会”,向民众宣传佛是在日本,要信佛就得欢迎日本军队;有什么“七星团”,算是对于中日双方都无偏袒,谁胜了它帮谁,在现阶段当然是日本军队表面上胜利,所以它帮日本;又有什么“护国军”,以保境安民为标榜,可以说是伪维持会的预备组织。其它的三种内容不祥,大概总不外乎这一套欺骗民众、麻痹民众的玩艺罢儿了。汉奸的组织虽然名目繁多,首领却只有一个,据说是一个曾经当过什么厅长的大官僚。为保持组织严密起见,敌人指使他设立这七种在名义上不同的汉奸机关,并且使它们不仅在横的方面,而且在纵的方面都各不相识。敌人给信阳小汉奸的津贴是每月十五元。据一个呗捉获的汉奸口供,敌人在这方面的支出每月要达一千八百元。可见潜伏在信阳的小汉奸有一百余人之多。

第×战区的青年军团信阳实习队在五月一日到了信阳以后,看见信阳有优良的地形,强大的民众武装,在军事上又有着十二分的重要性,而一方面又目击着汉奸的猖獗,就决意在那里耐心工作起来,加紧民众的组织与训练。后来青年军团取消,改编为政治工作队,这实习队还继续留在信阳工作,在名义上改为政治工作队第二大队第六中队,简称为信阳对。他们这一队共有一百二十个青年,大多是平津流亡学生,也有一部分是广西的青年。北方的青年的沉毅老练加上南国健儿的热情活泼,形成了他们勇往直前艰苦奋斗的作风。他们以亲爱和诚挚取得了信阳民众的信任,和民众结成了亲密的友谊。在信阳工作了不过五个多月,他们就在每一个村庄里都有了可靠的群众基础,每一条山路都为他们熟悉了。而一向在行动上反抗政府的红枪会,经他们耐心的宣传与说服,也一变而为愿意和政府合作抗日了。首先是信阳西南部在李国英率领之下的二千多红枪会接受了他们的领导,到十一月中的时候,在他们领导之下的红枪会已有八千人,而在他们影响之下的已有一万六七千人。

十月七日,敌人由罗山抄小路攻占了信阳以南的柳林车站,当日又南进到了李家寨。那是我们的军队都扼守在平汉路的正面,在武胜关以西的平靖关和黄土关一带都没有军队驻守。而敌人为施行他一贯的迂回战略,一定避免武胜关的正面攻击而西出平靖关以断我军的后路。果然,敌人一攻下柳林和李家寨就向西进犯平靖关门户的西双河。敌人是看看进迫了,而我们却没有军队去挡。情形十二分危急。信阳队的青年斗士们,看见局势的严重,就号召当地的民众起来为保卫自己的家乡而战斗。他们五个月来的艰苦工作到底得到了应有的收获,一声号召,一天就集合起八百民众。第二天(去年十月八日)敌人进犯西双河,就已不能象犯柳林那样的长驱直入而遇到了这八百民众的英勇抵抗。这八百多民众,在汪队长的领导下,用他们□劣的武器挡住了敌人不断的进攻,从十月八日到十三日,一共抗战了五天之久。另一方面,他们十六七个队员,领导了五六十个民众自动担起了保卫平靖关的任务。在十月十三日那天,他们还以如此孤单的力量击退了敌人的进攻。十四日他们一度退出了平靖关,但到第二天,立刻又以奋勇的战斗把它克复,光荣地完成他们的任务而将完整无缺的平靖关移交到接防的正规军手里。在黄土关那方面,也有他们的队员率领一部分民众从十月八日起扼守了十多天。

后来信阳沦陷。这信阳队的队员们却并不随军撤退而坚决地留在敌人的后方,积极领导民众发动游击战,在他们领导下的民众对信阳城内的敌人不断地加以袭击,而在十一月五日那天,他们竟以五六百人之众克服了两天,到第三天,因为敌人增援反攻,才退出信阳。退到了谭家河,他们又集合了一千五六百民众,继续跟敌人拼命。这一次战争很激烈,民众都奋不顾身地向敌人冲去,结果竟消灭了敌人二百多。民众力量的顽强使敌人不得不作第三次的增援,增加到了八九百人。可是民众的武力也在战斗这生长了,他们和敌人作了第三次的恶战,支持了七八天之久。虽然在这次战斗里,民众伤亡的数目达七八百人,但敌人所受到的打击也是很不小的。

在信阳西北平昌关的地方,有一股一百三十多人的土匪,匪首谢贤昌打得一手好盒子枪,不应该说打得两手,因为他是能够左右两手同时射击的。这样一群平时横行无忌的捍匪竟也被他们这批年轻小伙子说动了心,愿意驱邪归正,接受他们的领导,一致抗日。他们向这班土匪提出了四个条件,不离队,不乱打枪,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不压迫老百姓。平时横行贯了的绿林草莽竟也完全接受了这些约束,变成了极守纪律的队伍而首领谢贤昌对于自己队伍的纪律,更特别重视。有一次,他部下的一个兄弟拿了老百姓的一条裤子,他就把他打了一顿,直到那位老百姓跪下来求情才罢。信阳队向这些平时混混噩噩的人灌输了政治教育,使他们过集体的生活,享受正当娱乐,经常给他们开游艺会,开晚会,使他们的头脑和生活起了根本的变化,而使他们自身由绿林好汉一变而为民族解放的战士。他们比当土匪的时候更勇敢了,尤其是那位首领谢贤昌,每次作战他都打前锋,双手握着两杆盒子,拼命地向前冲。他们配合着信阳县第四区的常备队,在十月二十六日敌人进攻母猪河(平昌关的东部)的时候,击退了敌人,将敌人撵到了十里棚以外,把敌人掳掠去的民众财物都夺了回来。

过去他们被人唾弃和诅咒,但现在他们所受到的是颂扬和爱戴了。老百姓因为他们对日本鬼子打得有劲,纷纷宰鸡杀猪的慰劳他们。他们的光荣引起了其[]土匪的眼红。于是在“打鬼子多露脸”的羡慕声中,不少土匪都来向他们接洽投诚。结果,投诚的土匪一共有五股,每股有一百二十人至一百四十人,四五十条枪。

此外在他们领导之下的还有信阳西部四望山里的两千人,谭家河和西双河一带的两千人,以及由二百多平汉铁路工人组织起来的铁路破坏队。平昌关一带的民众也已组织了起来,成了一个中队和一个分队,一共有一百三十多人。

信阳对组织民众的工作起了光辉的模范作用们组织民众的呼声响彻了整个信阳。首先是信阳的县长李德纯组织了国民抗战自卫团,自己任司令兼第一路指挥,成立了三个常备队(每队一百三十六人),一个警备队(八十多人);第二路的指挥由信阳西部吴家店的绅士吴少华担任,手下有两千多人,一千条枪;第三路由第四区区长王尚朴任指挥。李县长忠实地执行了统一战线,凡是抗日的力量,不论是县党部、新四军、第×战区或第×战区,他都和他们密切地合作。他又彻底开放了民众运动,使民众有了青年服务团、少年先锋队、农民救国会等等自己的群众组织。除了在司令部里成立政训处,加强部队中的政治工作外,他又办了个训练班,训练常备队和警备队的下级干部。

不但信阳的穷苦老百姓起来了,而且不少富有的士绅也都加入了抗日的阵营。信阳西北高粱店的绅士李广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他组织了五百多民众的一个大队,还捐出了二十担米作为军粮。

实际上,不光是信阳的民众,整个豫南的民众都起来了。罗山梅县长领导下的一千多民众(有七百余枪)曾经三次击溃了敌人。商城一位叫顾金之的绅士也组织了三千多人。在固始、潢川、息县、光山、商城、信阳、经扶、罗扶罗山等属于河南第九行政区的各县,要求领导抗日的民众有三万多人,而第九[]沈光武专员所已组织起来的游击队已经有五个支队,一共有五千多人。豫南的民众抗日力量是一天天生长起来了,无怪敌人在那里终于站不住脚,而最近陆续不断地传来了克服豫南失地的捷音。二十七年、十二、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