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资料
我的回忆
添加时间:2012年09月26日 浏览量: 【字体:

 

  一、五师突围前夕党的教育与鼓励

一九四五年七月中旬的一天,我到谭家河街上找到了蔡韬庵同志(信应随边区专员,党委委员),午餐后随军到西双河竹林沟山上,他陪同向王震参谋长汇报了信桐一线敌伪顽的军事布置与动向,当王震参谋长听取了我的汇报后,他说:“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徐继业同志反映的比较实些。”这无异是对我的鼓励与信任。蔡韬庵同志和我下山到竹林沟冲口基本群众家,有信阳县长颜醒民同志(中共党员),我们三人由蔡韬庵同志主持开了临时会,传达了《形势与任务》,依据《论联合政府》扼要的剖析形势与斗争策略。并指定严兴民同志为联络员,强调提高警惕。会后,蔡韬庵同志和我出了竹林沟,他去赶部队,临分手的时候,他再三嘱咐我:“我们走后要特别注意你的安全。”这时我已意识到五师转移后,我的处境复杂,任务艰巨。根据个人经历,深深认识到我党是成熟的党,党的威望是深入人心的。自信革命的胜利为时不远,无所畏惧,径直回到信阳市区坚持对敌斗争。

二、不失时机地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假和谈、真备战”和发动全国内战的阴谋

一九四五年八月到一九四六年六月,是革命的人民和反革命统治阶级为大决战的准备时刻。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所谓“国军”进驻信阳,国民党特务、大小政客相继而来,“接管人员”越来越多,以捉拿汉奸为幌子,狼狈为奸,抢夺被日伪侵占的人的财产,闹的一团糟,就连庆祝民族解放战争胜利群众大会也顾不上召开。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很不得人心的。人民从完全地民族解放战争胜利之中赢得了斗争的经验与教训。正义的人们拭目以待。

一九四五年九月我受聘于豫南中学任数学教员,解决了我的职业问题。一九四六年春以数学教员的身份组织进步同学蔡德祜、燕鸣鹤郭存崎、刘世哲等十余名同学以研究数学小组的名义进行革命活动,同时以辅导高中部数学的合法条件,引导学生关心时事,随时揭露重庆谈判是国民党反动派“真备战假和平”的阴谋,破坏“停战协议”对解放区蚕食围剿。围绕蒋介石发动全国内战,开展和平民主的政治攻势。一九四六年五月中旬,“停止中原内战协议”三人小组到信阳路经北城,墙上出现反动标语,我方代表王震同志当即提出抗议,指出:“这是国民党反动派蓄意破坏停战协议。”在会议桌上强烈要求追查肇事者。经临时参加英语翻译员豫南中学教员陈醒亚回校介绍了会议的实况,我等当即在师生中议论宣扬,引起了人们的愤慨。真是一呼百应引起社会上的共鸣。国民党反动派当局在社会舆论和我方代表王震同志的强烈抗议下,只得答应追查肇事者。虽然这种追查是“虚应故事”,但是,谁破坏“停战协议”发动中原内战,昭然若揭。

三、动员组织五师掉队同志建立地下武装

一九四七年夏初,原五师同志柯展云利用在信阳车站警务所任司务长之便,以同学的关系经常往返明星胡同一号我家与信阳车站之间,反映柳林一带情况:五师突围后留在信南坚持武装斗争的魏华公然叛变充当反共急先锋——“三县剿共司令”,他的亲信魏立三任突击营长兼柳林镇长。又加敌人的反宣传与消息封锁,更增加了在乡同志的忧愤与疑虑。针对这种心理状态,我和柯展云同志多次交换意见,分析形势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革命的胜利为时不远。”政治形势是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全国内战,把全国人民重新推进战难之中,是很不得人心,加上政治腐败,分崩离析。军事上,敌人是闭塞眼睛捉麻雀,我们是遍地开红花。当前“打仗第一”,在武胜关要隘建立一支地下武装是再好没有了。柯展云同志很赞赏我的看法。中间经过串联酝酿也得到了其他同志的赞同,最积极的要数卢汉生同志(五师团队民运股长),但苦于无办法。经过充分研讨后,提出具体方案:“抽梁换柱,稳扎稳打”。利用当地保长是民选轮流的方式,动员没有办过自首的同志去参加选举充任保长,再选派没有政治问题的同志、基本群众当保丁,扛起保公所的枪,这枪就是我们的了。经过研究磋商,黄少华当武胜关保长,黄华清当辛店保长,台子畈保在我们掌握之中。各保都有十余支钢枪。经过同志的秘密串联,顺利地在武胜关建立了一支三十余人枪的地下武装。决定由卢汉生同志统一领导指挥,但是重要的是找党。没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百无一成。五师突围后,魏华的叛变,信南的联系一时中断。从四六年春我结识了早期的同学胡玉成(现名陈立),又在豫南中学同事。四七年以来从他的言行之中,已知他有了党组织关系。经过对敌斗争建立政治上的同志式的友谊。一九四七年我被捕期间,他是很关心的,常探望周旋(经豫南中学校长马孟轩以教员的身份保释)。我们建立了真挚的感情与信任。直到四八年底在陈立同志住室,由他正式介绍,我与党支部书记苏东林同志会晤。我向支部介绍了我的经历,表示凡党的工作在所不惜。党支部征求我的意见。当时我提出打仗第一。遂汇报了在武胜关、柳林建立地下武装的经过。党支部批准了这项工作,仍由我直接领导。这支武装不能叫魏华吃掉。明确指出由陈立同志建立单线领导关系,转告柯展云同志利用在铁路上工作之便,定期收集汇报敌人兵运情报。我及时向同志们转达了党支部的指示,这就更加强了同志们的斗争意志和勇气。①“收编反收编”。叛徒魏华的亲信魏立三要收编保公所的枪支。我们采取了分散拖的办法。魏立三以行政命令的办法来收编,就分散拖;如果是以武力威胁,则拉上山维持地方治安名义同他相持对抗,争取时间。同时利用叛徒魏华找医生的机会,派孙合先同志先去充当医生,一面掌握他的情况,待机惩罚这个罪大恶极的叛徒。经过同他们的较量。同志的斗志越斗越强,还不断地向湖北孝子店伸展,不失时机地阻截收缴敌人南逃散兵的武器,既保护了地方治安又扩大了武装,取得了群众的支持,粉碎了魏立三的收编,最后发展到七、八十条枪的武装,活跃于武胜关一带。②一九四八年冬奉党组织指示:阻截张轸部(河南省主席)南逃辎重列车。但未曾得手。由于党支部提供的情报不够准确,敌人有广西军队重兵护送,虽经同志们的准备,终于没有成功。但从此南逃小部敌军只能绕道平靖关一带窜逃。这支武装一直坚持到信阳解放。一九四九年四月一日信阳解放后,四月三日我奉党组织的指示:徒步到鸡公山辛店向地下武装的同志传达毛主席的元旦社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精神和党支部的指示。下午回信阳市向党组织作了汇报。接着同志们投入了紧张的而又振奋人心的“支前”工作。保证了人民解放军顺利通过武胜关胜利挺进。

四月中旬,中共信阳支部在总结解放党支部工作中,肯定了这项工作成绩。成绩是党的领导、同志们的努力、群众的支持,我个人不过是、也仅仅是起着灰和沙的作用罢了。在此,谨向解放前参加组建武胜关地下武装的同志们致以同志式的问候!四十余年之久,记事失误难免,请同志们批评指正。历史事实再次证明:在党的正确路线指引下,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依靠群众,导之以行,无往而不胜。

 

徐继业  

                                                       一九八六年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