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资料
大革命时期豫南大同医院党支部片断回忆
添加时间:2012年09月27日 浏览量: 【字体:

 

叶鹿鸣

一九二七年,我在山东济南私立齐鲁大学医学院预科班学习。这年,军阀张宗昌在济南大肆搜捕学生,学校被被迫提前放假。因为我的学费是大同医院(大同医院即为现在信阳市中心医院的前身)资助的,于是我便经青岛、上海返回信阳。途中,我在武汉听了邓演达的国内形势报告;闫实领导我们参观过武昌北伐军政治部训练班。三月间到信阳后,到信阳豫南大同医院担任医护工作。

北伐军到达信阳后,第四军政治部政工人员高愚同志因病到院留医时,我和护士李光前任护理,受到他的教育和培养,懂得了一些革命的理论。李光前当时是国民党党员。高愚同志介绍我和张旭生接头后,经张旭生介绍在国民党县党部第一区分部加入国民党。张旭生是第一区分部书记,同时也是这个区分部的中国共产党的负责人。

我加入国民党后,张旭生调我和另外一个国民党员姚丕承去第三区分部报到时,不料该区分部书记刘乃湘拒不接受,原因是第三区分部同第一区分部有矛盾,怕第一区分部的人打进去,所有我们只好再回到第一区分部。当天晚上,我和高愚谈到这个问题,他说,知道了,就安慰和指示我在豫南大同医院筹备和组织信阳县国民党第四区分部。那时,豫南大同医院已有四个国民党员,刘汉彩、李光前,还有姓王的兄弟二人,他们都是该院的护士。

五月初,在豫南大同医院成立国民党第四区分部后那天上午,我同李光前在西关外信义中学美籍柏赖义住宅楼上,经高愚同志介绍,由吕则孔同志主持,还有两位铁路工人,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CP组织)。我是第一次看见党旗。后来我被党组织指定担任两党的书记。不久,党派联络员夏德藻到医院,共同组成豫南大同医院第四分部的中国共产党三人小组,指定我担任组长。吕则孔是河南信阳国民党县党部的组织部部长,同时是该县党部的中国共产党的组织负责人。

在我担任豫南大同医院第四分部两党书记时,参加过两次重大的政治活动:一次是参加信阳国民党县党部主持的浉河滩想信阳农民大会。另一次是豫南柳林的红枪会,受到反动分子的利用发生豫南柳林劫车事件后预谋洗劫信阳。这时,京汉线南段北伐军政工人员多散居在医院附近。当红枪会围攻信阳车站时,国民党县党部的中国共产党负责人员,指示医院准备救护工作,因此,很多军队的政工人员,大多数集中到豫南大同医院。这两次的活动,都是在联络员夏德藻指示下下进行的。红枪会撤退后,遗留在黑泥沟内的红枪会匪徒的尸体,光着上身,只穿着红色肚兜。这说明反动分子无恶不作,利用封建迷信,欺骗人民,残害群众,用心甚毒。

宁汉合流后,白色恐怖笼罩信阳时,国民党派员来信阳改组县党部,中国共产党上级组织通知我,作好退却的思想准备和行动准备。我不愿放弃医学前程,申请去日本继续学医,经董用思传达上级指示,批准东渡。同年九月到日本东京神田区专习日语。党又派周其英(女)和我接头联系,在江皖白领导下,过着若松町的小组生活。

一九二八年,江皖白在日本东京被捕后,因周和我与江在一起,都被日警提审,不久,江被遣送回国。同年五月三日,日本在我国山东制造了“五三”惨案后,我随冯玉祥派遣留学日本士官学校的学生一起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