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资料
河南代表关于豫南工作的报告(节录)①
添加时间:2012年09月28日 【字体:

1928625

1、豫南政治经济状况

河南本为多战之区,尤其是豫南当豫南要冲,战衬(争)连年不已,政治上常有变化,兹叙述如下:一九二七年初春,国民革命军尚未二次北伐之际,靳云锷联合魏益三、庞炳勋、任应歧等反吴,改名为保卫军。与武汉国民政府相联络,阻止奉军南下。而魏益三、庞炳勋、梁寿楷等同时受国民革命军名义,奉、靳战于汴郑之间。靳军失利,奉军势力南达遂平之间,而汝南之田部(田维勤之子)与奉靳及国(民)军都有勾结。斯时魏益三部在信阳、确山之间横征暴敛,引起红枪会暴动,将信、确县城围困。四月初,确山县城被红学占领,组成临时治安委员会,并成立国民党部。信阳经国民政府调和,将魏部调往湖北,同时该县临时治安委员会,由柳林移至县城。南五县(光、潢、固、息、商)袁家骥败退,为任应歧占领。南阳一带于学忠等溃败,为樊钟秀所占领。北伐军进兵河南,将河南政权名义上交靳,以固其心。奉军败北,北伐军与风军会师郑汴,因冯玉祥之态度改变,北伐军返回湖北、河南,大权又落于冯军之手。靳云锷反冯失败,冯部孙连仲北上豫南,京汉线各县又入南路军岳维峻之手,各县之国民党被解散,民众团体被取消。虽后来又有国民党部之成立,然其中尽为豪绅地主,凡前在各县办事之人尽被通缉,逃往乡下及各地。目前豫南为三个小军阀所割据,岳维峻占有沿京汉线各县,名义上虽受冯之管辖,暗中乃为反冯之一,四月间在驻马店藉追悼胡景翼三周年纪念大会,召集樊钟秀及武汉桂派代表(听说晋阎亦有代表参加),开秘密会议,内容虽不得而知,然其用心已可想见。任应歧与蒋介石深有勾结,对岳部暗中时有冲突。樊钟秀在四月初即与冯玉祥开始战争,四月底郑州西去火车已不通。樊之势力已伸到洛阳矣。不过,此消息报上少有登载。现下情形虽不得而知,然冯玉祥在河南地位之不巩固,是极其明显的,再樊部在南阳一带约为一两万人,岳部约为数千人,任部多为土匪,其数不得而知。另外,汝南一带尚有田部之残余势力,岳维峻防地内又有所谓民团军,为豪绅地主直接压迫民众的武器,按军队的编制受冯所委之军长所指挥。因他们皆为本地的权威者,可以指挥红学,故也可占一部分势力。一九二七年秋,信、确暴动,统治阶级大受震惊,驻军与农军数次冲突不得胜利,后方振武军北上,受民团军数万元之贿买,共同将农军击散。然光蛋会之声势现在尤令压迫阶级心惊肉颤。驻马店岳之政治部,因夜间闻狗打架之声,疑为共产党暴动,皆越墙而逃。有一连长竟将腿部跌伤。再各处清查户口、戒烟、清乡非常紧张,已可见统治阶级之恐慌程度如何。

再按经济一方面说,民众以前因受不了驻军的剥削,于一九二七年初春,有信确等处红枪会与魏益三军之冲突。嗣后,北伐军至豫南取消了一切苛捐杂税,数月之间民众一文没收(以前每两银子要出六十多串本为八串,生活乃暂时为安适。靳掌权时亦不过除正项之外,缴纳少数保卫捐而已。自冯玉祥势力到河南以后,什么苛捐杂税又慢慢出来了。每两银子加上什么军事捐、特别捐,车马捐总计起来又有二、三十串,其余军麦、军草、军料、临时派饭,乃常有的事。民众的负担一天加重一天,生活的痛苦一天深似一天。一九二七年麦收之际,每斗合钱五串多,现在涨到十三串多;高粱去岁两串多,现在涨到六串多;各种粮食价值增加到两倍至三倍。地主们藉以剥削贫民。同时,各种商品价值皆较往日高涨。农民购买能力因此减少。佃农、自耕农不用说了,甚至小地主因苛捐杂税的负担有悬梁自尽者(樊军势力下之泌阳县)。没饭吃的现象到处呈现。被红枪会压下去的土匪慢慢又各地蜂起了,架票之事,汝、确时常发现。至于小商人,因军队的骚扰及派捐的压迫,多半“半停业”。纸币更是影响他们。第一次是河南银行的纸币倒台,第二次是中交中央纸币一文不值,使一般商人都受影响。贫民借贷无处可借(以前利息大概为三分或二分半),现在却得四分或五分),土地出卖无人购买(受光蛋会共产党的影响),社会纷呈不安之象。自耕农小地主的要求是减轻苛捐杂税的负担,而雇农佃农的要求却是要有饭吃。以前人所不愿当兵的现在因生活的逼迫慢慢又多起来了。民众对革命的要求,虽在豫南暴动失败,白色恐怖之下并无丝毫的减少。

2、我们的党在豫南的历史很短,第五次全代表大会的时候,(一九二七年五月)才算稍有根基。信阳三百余人(因豪绅地主的屠杀减至一百余人),确山十六人,汝南三十余人,遂平只有几个同志,南阳及南五县等处大概情形都差不多,那是因党的机会主义处处对反动派让步(一九二七年秋确山县城被豪绅地主攻破,多数民众很为愤慨,本可反攻,但为让步只得算了)。八月间接到省委发动暴动实行土地革命的决议,也无所谓定什么策略不策略,就知道以前“等待政策”,是犯了“机会主义’.现在应当发动群众自己单独来干了。至于暴动的意义究竟如何也不知,于是规定出什么大暴动、小暴动、秘密暴动等待。所以确山游击战争游击了数月而不去发动群众。信阳也是一样,军事投机了数月,“王者之师”横行了数月。等觉悟到发动群众的时候,离失败之期已不远了。不过“土地革命”这个口号,确实是证明洽合贫苦民众的要求,他们不满于抗捐抗税,而却要求土地了。

3、豫南四望山一带之暴动

豫南四望山一带之暴动(震动豫南之光蛋会),可以分两部分详述,因为他是确山、信阳两县革命势力的会合而成。

A、确山(以下略)

此时(192711月下旬编者注),信阳四望山被民团军千余人包围,派代表前来求援,于是决定南行。此时县西因受豪绅土匪之蹂躏,请我们西去也顾不得了,遂即南行到张本桥。

j、确山农军南下及陈六在睡仙桥被捕

确山农军南下计一百余人,枪五十余支,马骡二十余匹,夜经明港西至信阳境,杨家庙,该地红枪会首想缴我们的械,但也不十分敢。翌日再南行至信阳县西三十五之睡仙桥。因此该地情形不熟悉(离四望山三十里)假言为王杰英之人前来打四望山(王杰英欺骗农民做官),然外县红学信仰他),有民团军师部咨议陈少谋六弟陈六暗回冯家庄,路过此地,听说是打四望山,他可喜得了。陈少谋我们听说过亦是有名人物(冯家庄附近有曹四五六爷陈一二三四五六七),遂将其扣留再南行至杨柳河。该地民团早已逃跑,商民大为欢迎,于夜间自动满街设灯。翌日西进,在龙门新店之信阳农军会师,彼此欢乐气象不可以笔墨形容。

B、信阳信阳行动开始为一九二七年阴历八、九月之交,先是四望山有一大豪绅张选卿,乃信阳四大金刚之一,养有团丁数十名,枪一、二十支。因其对团丁非常苛待,引起部下的忌恨,我们有一个同志王伯鲁暗中运动,遂使团丁将张杀死,并殃及其全家。事后皆上四望山,并邀集该地农民痛数张之罪恶,该地农(民)自然喜欢非常。只是因为信阳豪绅势力非常大而生恐怖之心我们同志每天在山上训练他们,和他们讲革命的道理,他们才渐渐安心。后来果然豪绅要与张报仇,率领冯家庄一带红枪会(陈少谋率领)进攻四望山。此时山上不过二十几支枪不敢下山和他们对敌,他们也不敢上山。乃将山下农民之耕牛器具尽行抢去,并将屋子烧毁许多。此时农民更加愤恨,皆加入农民协会,与农军(数十人)共同防守。并在此期间去打杨家寨,去打黄龙寺,附近豪绅尽逃往城中。未及,信阳北长台关同志们百手夺得长枪十余支,亦集合到山上分住四望山婆婆寨一带(两地相距二十里)陈少谋不能把四望山解决,于是联合信阳南东两河之熊惠斌(民团军师长)及何柳亭等一千余人,分五路进攻四望山。此时山上枪支虽少,但山势险要,敌人亦无可如何。黄龙寺一路敌死伤二十余名,我方未有损失。于是,农军又将冯家庄打下,曹四五六爷陈一二三四五六七皆逃之夭夭。衣物,农军与农民共分,器具打得粉碎,米谷一半放粮,一半封收作农军之用。冯家庄一带之农(军)前曾拉四望山农民之牛见农军不怎样,他于是也占(站)在农军旗帜之下,参加暴动。这时是很好的机会,应当马上将豪绅的土地分给农民,使其明了土地革命之意义,但是这一点并未做到,佃农不知道这土地究竟怎样,甚至有的还暗中往城中送米谷,表示他对主人并无二心。后确山农军到达该地,农民胆子似乎大得多了。以下所述皆为信确农军共同行动之事,此时并未合并,乃两个总队部共同指挥。

a、二次攻打彭家弯(湾)

彭家弯(湾)豪绅张某,乃民团军营长,前有枪十余支,被长台关同志白手夺去后,乃在乡间又收集十余支。这次农军本预备打信阳北关之民团军总部,但因为民团军与南路小有冲突,放了数枪,我们恐其有备未敢进攻,乃返回。这日即赴彭家弯(湾)缴得长短枪十余支,击毙敌人一名,张某匿于房上,得免于死。

b、攻打信阳北关民团军捕获团长朱立亭

前次因某种关系未有攻打,但城内同志一闻枪声以为农军已到,乃将电线尽行割断,并散帖标语宣言等。后来无有惊动,民团军一见大惊三夜到田间放哨,不敢在屋内休息。据医院同志报告说兵士因露宿,病者非常之多,而且戒备三日并无什么事发生,于是不加防备。阴历十一月二十七日夜派农军百余人,分数处将民团军之军部、师部、团部、营部等包围起来。军部住在袁家大楼,打不进去,卫队团冲入数次皆被手机关枪打出,还打死一个队员,另外攻开一个营部,死同志一人。后见没有希望乃以冲锋号为集合号而退(后来听说民团军一闻冲锋号就预备缴械可是我们反而退走了)。结果敌人死伤五、六名。我方死两名,得枪十六、七支并拿获团长朱立亭一名(后来缴手枪六架连送枪人一并枪毙)。

c、出发卢家范(畈)董家岗大豪绅卢牛冯等被捕

农军自发打罢信阳北关以后,声威大震,乃将总队部设在冯家庄,以四望山,婆婆寨为后方,另有南路军数十人带枪二十余支来归,编为信阳农军第四大队,住龙门新店总共人贰百多名,枪一百七、八十支、阴历十二月,派农军数十人出发彭家弯(湾)东董家岗一带先至卢家范(畈),在地窑中将卢玉天及牛某捉着,该两人在本地有绝大威权,自设牢狱,自问管事,显然一小衙门。当时缴得长枪三支、牛蹄盒子枪一支,路过董家范(畈)又把豪绅冯问樵父子捉住,缴得手枪一支、长枪一支,后即带回冯家庄,此数人后日又缴长枪二十支,皆执行枪毙。

d、南路军刘雄旅之逃窜

十二月二十间,方振武大军北上,将广水一带之南路尽行缴械。刘雄闻知,即由信阳西发,闻听冯家庄有农军数千,不敢经过。乃由北绕行,预备开往冯家庄西北三十里之游河,我军闻知,一面赴各地招集红枪会,一面派百余人在冯家庄北十五里之大柳树冲击。砰的一声,遍山雷鸣,如天崩地裂一般,刘率莫明其妙,乱招白旗表示投降之意,然一面尽力冲上尖山(最高之山),我方以人少不能上冲,彼等乃暗中由山西逃窜,我方捉彼军官一名,当即枪毙。

刘旅开至游河公买公卖,惟恐本地红学有什么举动,该地红学首领乃暗中与我方接洽,预备用短枪进城,长枪在外内外夹击,并传红学接应,定期为二十八日。不料,该军探得消息,竟于二十七日八百余人尽数逃跑了。农军即开赴游河一队,将豪绅枪杀数名,东西、粮食大放特放,暗楼、暗墙、暗室,信阳豪绅差不多都有,比确山豪绅要阔得多。

e、信阳确山农军合并为豫南工农革命军及发动群众自动斗争

看了前面所述,知道过去完全是军事投机。不知发动群众,虽有一、二次群众参加过斗争,然并没十分注意到,对于土地问题,亦未曾注意,不知道怎样分配,对于农民亦未曾加以组织,去建立民众的政权。十二月二十三日省委书记易云到冯家庄召集汝确活动分子大会,批评过去一切错误,并讨论以后进行方针。兹略述于后:

1、信确农军合并为豫南工农革命军,分四大队,以张志刚为总队长。队员薪饷每月三元。另成农民赤卫军,以各农协之农民组织之,无饷但出发费用归豫南革命委员会。

2、豫南革命委员会是一种政权,准备苏维埃成立后即可取消。此个政权可说是以党治国。分主席(蔡训明)、政治部(蔡兼),总队长(张志刚)、财政部(李鸣)、豪绅地主审判委员会(范易)各部。、

3、着手组织农民协会,俟苏维埃成立后农协即取消,赤卫军归农协,但革命委员会亦可调动。

4、土地分配按劳动力及需要而定,但此时并没有直接分配,还要待苏维埃成立后再实行。

5、我们允许农民自动斗争,他们虽在新年大雨之夜亦要出发去打豪绅、地主,他们的精神真令人敬佩。

6、信阳第一区农协开成立大会,到两千余人(有的八人举一代表)高飞(扬)红旗,共产党派代表演说,革命空气真热烈极了。有几个贫农说,翻(反)正二斤半(头)不要了,非和那些豪绅地主拼不可。

   f、声振一时之光蛋会即工农军失败情形

   1、长台关方面:先是豪绅冯向樵、卢玉文缴枪二十支,由总队部派周勋五(前在长台一带成立光蛋会)前往查收,并令其在该地活动。周将枪收了即去打太子城(豪绅巢穴),豪绅将武装早已带跑,于是彼等即进寨放粮。当此之际天子城民团合明港、铜霄九之民团军反攻过来,周等将寨火焚完退出,并派人到冯家庄求援(相离百余里)。此时信阳东北柳河的豪绅亦带红学来攻,然卒被击退,死伤十余人。后工农军两队来援,一队直接前来一队由骆驼店打开平昌关而来,会合一处,并召集杨家庙一带之红学,共千余人正东杀去,将豪绅魏将驴之红学击退。斯时方振武之大炮队和熊惠冰之民团军共千余人相持于长台关之间。工农军商议分开夹击,约定次日早四点钟到,谁知一队到,一队迟到,竟为完功先到之。一队见无有动静,又接到冯家庄令速回之信,即由游河泛四望山。过河之际(夜)又被方军冲为两部,一部分过河的即由黄龙寺返回婆婆寨;未过河的(即先打太子城之二十支枪)现在还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再说迟到的那一队,七、八点钟时即与军队接火,豪绅用一千二百元换得方军开钢炮六响,然亦未伤人,只是众寡不敌,只得往西北退却。此次失去枪二十余支,还剩六十余支,子弹已尽。各地大小豪绅蜂起,将工农军包围固县寨内(桐柏县管)后缴枪六支算是开放一条出路。此时樊钟秀之黄团来收编,无奈只得听之,后调至备(泌)阳城内将队员分散各军中,除暗中将手枪带至确山四支外,其余算完结了。

2、冯家庄方面:大部分农军都开往长台关,冯家庄只余二十多支枪,有赤卫军百余人。风闻城内要派军来打,各地农民皆自动的将各山把守,新年正月十三日,方军两团进攻冯家庄,众寡不敌,只得退入山中,方军次日即西北进发至游河,住一天即返城北上矣。后工农军集合于婆婆寨。此时龙门新店一路已被民团军攻破,乃于婆婆寨相持。敌人冲锋十余次皆被击退至龙门新店(二十里)。工农军遂将四望山之伤病者送农民家中匿居,其余集合一起,有枪六十余支,乃出黄龙寺进击骆驼店、五家店一带之反动红学。农民见我军来皆大悦,引路报信并帮助攻打反动派到高家台子将豪绅及其走狗杀死了许多,并将其房屋焚烧后商议往湖北应山去。路过花山县又被红学包围,竭力将其击退并夺红枪数十,获人数名。后经他们解释,说不得已而来,皆是豪绅指使,并言民团军在应山方面已派人来劫截恐过不去,于是用饭后只得返回再北上经冯家庄,西到杨家庙。该地农民说吃了饭你们赶快走吧,不然军队来了又该烧我们的房子的。用饭后又北上至信、确交界处,豪绅领导之红学微微追随。对于确山情形又不熟悉,子弹快尽,人已困乏,不得已乃将枪交给某同志一个人家。该人亦是豪绅之类,当时说的很好,但现在取枪他却不给了。豫南暴动算完全的失败了,就这样的失败了。让我们来批评批评他的错误罢(吧)。

C、豫南暴动经过的批评

1、未有发动群众。在游击战争的开始,无论在信阳、确山均有农民参加,而党并没有加以注意,不去阻止他们,不去发动他们,使游击战争脱离了群众,变为纯军事行动,变为市民伐罪是王者之师。一般民众等待个革命赐他以利益,而不知道自动起来去斗争。后信、确农军合并,始注意群众,他们于最短期间能自动的去打豪绅、地主,表现很勇敢的气概,但可惜将发萌芽而竟被大的反动势力压迫去了

2、没有普遍的政治宣传。我们每做一件事,总要使民众明了,并藉此去鼓动他们,使他们自动的去干。但我们却一点也没做到,所有反动派可以遂(随)意造谣,如确山农军将王杰英杀死后,反动派造谣说我们是要杀死红枪会了。信阳北关民团军被我们打击后,一般市民不知道是谁干的,有些竟说是土匪干的,这对于我们实有很大影响。

3、行动起来党即倒台(原文如此)

确山县委跟着农军跑,农军跑到信阳,县委也跑信阳去了。确山党的组织停顿了两三个月。一般同志莫名其妙,更不用说对农民、工人等有什么工作了。再说豫南特委变成了农军支部,不用说对豫南各县工作加以指导,连信阳一县的工作他也不晓得。所以,农军失败时至确山边境不敢前进,确山同志也不知道如何响应,坐看其消灭。至(于)对团的工作更不用说了。

4、没有拿出党的招牌

一般民众对于农军不说这是好红学,就说这是好土匪。有的说这是某某的人。假若把共产党的招牌拿出来,民众不更加认识我们了吗。确、信合并后,将共产党招牌拿出,一般民众都加以深刻的认识。黄龙寺有一农家竟将共产党万岁供在桌上。假若早将招牌拿出,民众一定加以拥护。

5、没有注意城市工人及铁路工人

假若我们注意工运,不使农军单独的行动,则无论失败或成(功)。然影响一定更大。我们在长台与敌人激战时不至很快的(被)敌人将兵用火车运到,致使我们一败不可收拾。

6、侦探、交通等工作的不好

对敌人行动不明了,等敌人到了面前才知道,如确山王楼之役,信阳冯家庄之役,都是如此。至交通工作不好。彼此情形不熟悉,错过了许多好的机会。

7、没有军事常识

敌人的力量也不估计,何处应当防守也不晓得,应当怎样进攻,应当怎样退守,更是莫名其妙。一味地盲动,遭无味的牺牲。信、确农军不过二百余人,乃将队伍分散,相离一百余里,所以敌人可以将工农军各个击破,数月之奋斗成绩而一旦烟消云散矣。

8、没有注意士兵运动

当农军在冯家庄时,常有士兵跑到我们这边来,方振武部下有,民团军部下也有。当末后民团军来打我们使,将出发即跑了一个营长。假若我们要注意士兵运动,一定可以有相当的胜利。

D、农民运动

1、总的状况之叙述我们的党在豫南的历史很短,因为以前(二次北伐)犯了机会主义,不知道深入下层群众完全是领袖的接头。对于农协也没有普遍的组织,并且那是去组织他们也很不容易因为他们那是还不知道革命是什么,一提革命好像洪水猛兽一样。在豫南暴动时四望山一带有农协的地方很多,会议数千人,但失败后完全倒台。民团军禁止外人上四望山一带,所以农协也无法恢复。在确山现在比较容易组织,本为农协,现在都把他改为苏维埃了。这是因为汝、确还有暴动的可能。目前才可以说同志们是深入了群众,乡村有我们支部的地方很多,并且现在农民似乎也好组织些。

2、土地关系及农民生活豫南一带中小地主比较大地主些,他的土地完全交给佃户种,打出的粮食地主与佃户平分。但捐税归地主,种子耕具牛马归佃户土地可以自由买卖,或当或转。当庙地,只准当不准卖。现在冯玉祥的政策将庙地大半都充公用。地主们假若在城市居住的,那他的生活就特别的好,买卖粮食以获大利。不过有些土财主他们在乡下居住,穿的比自耕农还要俭朴,这是一方面他怕土匪,一方面他是为他子子孙孙打算自耕呢,因为苛捐杂税的关系比谁都要痛苦,佃农更不用说了。

3、农民协会组织状况农民协会都是最近组织的。成分为雇农、佃农以及自耕农、半自耕农,后来都改为苏维埃的组织,暴动起来即为政权机关,分村、区、县,内分主席、民食、军事、土地分配、豪绅地主审判等委员会(在村为委员),并选出工农革命军为游击队,其余的皆为赤卫军,并组织少年先锋队,均归苏维埃军事委员会指挥。

4、党与农协之关系农协是党的乡村支部负责发展的。支部为群众的核心,同志去领导农民斗争,拣农协中有觉悟的介绍为同志。但在过去都少不了包办的性质,以为某处有同志就够了,何必再去组织,这是很大错误,不能把广大群(众)抓在我们手里。

E、党的组织状况

1、一般的描写在豫南党的情形比较好的还算确山、汝南,其次为信阳、遂平、南阳一带。我不堪了(解),南五区潢川一带,自特委及干部牺牲二十余人后,现在可说是倒台了“八七”以后即改组特委县委以致支(部),均有工农分子参加,会议报告及经常工作均能在困难中去做。还是一种决定凡知识分子三个月后(侯)补期,小资产的入党须捐入财产三分之一或一部分,以表其决心。

2、支部以至特委之详述支部之下选举干事,并举出副书记。三人以上即可成立支部,支部书记由支部选举,每五天须开全体会一次,讨论工作并须报告区委。三个支部既可成立区委,区委委员五人或三人,县委可派一同志参加区委,区委书记选出或由县委指定,五天开会一次,须有报告给县委。县委委员七人,常委五人,书记由上级指定征求下级同意,常委下设组织、宣传、军事、交通、文书、经济职工运动各部,宣传与职工为委员会。不在县委的亦可参加,每周须开会一次,并报告给特委。特委组织亦如县委。每周须开会一次,并报告给省委。县委的报告亦要转到省委一份,凡一切事物须经过县委组织,可以参加特委,亦可参加区委。

3、党员人数成份性质统计表

 

 

人数

                    

          

 

 

农民

 

商人

其他

自耕农

佃农

雇农

无产者

南阳各地内五特委区委均及所不南属在

20

72

5

1

1

1

10

35

30

5

20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