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史
毛泽东为什么大力提倡农业合作化——陶鲁笳访谈录
添加时间:2012年11月06日 【字体:

马社香

2012102616:22       来源:中共党史研究

陶鲁笳,19172月出生于江苏溧阳,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至1949年在太行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工作。19499月任山西省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19537月至19658月任山西省委第一书记。19585月,被选为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中央委员。196010月任中共中央华北局书记。19659月任国家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中央工业交通工作部政治部主任。19737月,任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政委。同年8月当选为中共第十届中央委员。改革开放后,任国家发改委顾问、全国政协常委等职。2011521日病故。

多年来,笔者对陶鲁笳同志进行了长期跟踪访谈。本文内容源自200871929日采访陶鲁笳的记录,200912月底核证于陶鲁笳和夫人贾于慈同志。现将本文公开发表,以寄托对陶鲁笳同志的追思,同时加深对我国农业合作化运动史的研究。

笔者:岁月如梭。陶老,现在您是毛泽东多次主持合作化书记会的主要见证者。当年毛泽东为什么大力提倡农业合作化?多年来各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陶老: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要了解毛主席当年为什么大力提倡农业合作化,必须注意两点:第一要确实回到当年,主要是19511956年,实事求是;第二要尽可能了解毛主席当年在这个举国大计上的远大目光、发展思路和辩证思想方法。我从五个方面对毛主席为什么大力提倡农业合作化予以回顾。

一、避免两极分化和资本主义,强调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

陶老:去年我们已经谈过,山西首批农业合作社的问世,先被华北局和少奇同志质疑批评,后得到毛主席支持的整个过程(参见拙文《山西试办全国首批农业合作社的前前后后——陶鲁笳访谈录》,发表于《党的文献》2008年第5期,同年被《新华文摘》第23期全文转载。)。这里就不重复了。1951年夏,毛主席为什么支持刚刚萌芽的山西农业合作社?我们就从这里进一步回忆和探讨吧。

当年农业合作化宣讲材料认为,大力提倡农业合作化是毛主席把握了5亿农民发展的方向。这无疑是对的,但还不够深刻。其实毛主席从中央苏区时就深刻认识到,我国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农业国,几千年来小农经济不断地复苏、两极分化、破产,周而复始,没有出路。新中国只有扶持农业合作社中的社会主义因素,鼓励农民走集体化道路,才能避免两极分化和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这也是毛主席当年支持山西农业合作社的根本出发点。关于这一点,当年华北局第一书记薄一波同志19539月传达毛主席过渡时期总路线的讲话,有很精彩的讲解。

毛主席说,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叫过渡时期。过渡时期做什么事?两件事:工业化、集体化……要把一万万户农户变成集体化是艰巨的。一部分农民怕负担,怕当兵,怕共产。富裕中农搞互助合作是不容易的。中心问题是怕集体化。农民的负担是重的。中国历史上,贞观、开元、康熙、乾隆之治,是无为而治,不能根本的解决问题,过上若干年,农民又要暴动。

在〔农业合作化〕这个问题的认识上,两条道路的斗争是很明显的。华北局在这个问题上是犯个〔过〕原则性错误。七一文章(在此指1951629日薄一波在《人民日报》发表的《加强党在农村中的政治工作——纪念中国共产党三十周年》一文,文中根据刘少奇的谈话精神,不指名地批评了山西省委。)是有错误的。互助合作是生产社会主义因素(引自陶鲁笳1953927日华北局会议原始记录笔记。)。

毛主席正是对整个中国历史有深透的了解把握,才紧紧抓住了中国几千年历史的一条主线,小农经济发展必然走向两极分化,最终逼得农民走投无路,起来造反,推翻旧王朝;新王朝生产模式依然如故,周而复始,没有出路。北洋军阀和国民党的统治,都在土地所有制和生产关系方面没有任何改变。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要彻底避免和根除这种现象产生和发展,就要从两极分化的源头——土地所有制及其生产关系着手。我们开展土地改革。将地主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土地所有制,但一家一户个体经济对小农生产模式的依附关系,注定抗

1951年春,长治地委根据比较深入和全面的社会调查,写出《土地改革后农村新的阶级关系及各阶层思想变化情况》报告,内容包括农村新的阶级结构、各阶层土改后的土地变化、各阶层的经济生活状况、各阶层群众对发展生产的看法和要求、群众的要求和反映以及思想意识的变化五个部分。其中对辖区“霞庄、洪井、下村、苏峪、川底5个村卖地情况进行了调查,土改后5个村共有卖地户96户,计:新中农61户,占63.5%;老中农31户,占32.3%;贫农4(其中有2户系旧富农下降),占4.2%。共卖出土地284.11亩,其中新中农占65.2%,老中农占31.2%,贫农占3.2%。这说明新中农刚翻身,基础还不牢固,还经不起风吹雨打。有的富裕农民占有的耕地超过本村人均耕地一倍或几倍。有的富裕农民买不到地就放高利贷,公开说:‘人赚钱累死人,钱赚钱发大财。’其年利率高达60%180%1951年春,长治地区新富农已占总数的0.8%,中农下降为贫农的占13.7%。”(参见中共长治地委调查组1951年春《土地改革后农村新的阶级关系及各阶层思想变化情况》报告,转引自王谦:《劫后余稿》,山西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142页。)